临澧县人民政府欢迎您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政民互动>县长信箱

领导信箱

来信情况
信件标题: 关于黎浓姑危房改造补贴的申请无门投诉
来信日期: 2018-01-04 信件编号: 2018010447307
信件内容

尊敬的县长:

         新年好!

我叫杨丽丽,现在长沙工作。临澧是生我的家乡,养我的热土。很高兴,有这个通道可以直接跟家乡父母官直接沟通。政务公开、信息透明,让我们看到了政务清明的希望,也看到了我年近100岁的外婆的希望。

今天写这封信,主要是为了我外婆申请农村危房改造资金一事。

我外婆叫黎浓姑,是临澧县太浮乡黎家村烽火墙农民,1922年出生,今年已有96岁高龄,属于农村低保户和困难户。1954年丧偶,守寡64年。现一人独居,无任何经济来源。居住的房屋为土木结构,于上个世纪60年代年修建,面积约为12平方米,至今已有50余年,房子本身是泥胚,年久失修及连续遭遇风雨灾害,近年来,房屋出现了多处裂缝,房顶上的瓦片经常漏水;20172月,天寒地冻,外婆因烤火取暖,不小心引发火灾,导致大半个房屋均被烧毁。外婆从火堆里捡回一条命。现在又到严冬,外婆也只能蜷缩在经过暂时修补的房子里容身。火灾后房屋剩余的墙体本身经历风雨,也已百孔千疮,岌岌可危。

2017124日,我们看到了临澧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《关于下达贫困户危房改造县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配套计划的通知》的公示,真的打心眼里高兴——我们的党、我们的政府终于可以让外婆改善一点居住条件了,不管政府补贴资金有多少,哪怕重新把泥土墙加固一下,哪怕重新打一个方便老人家能做饭的小灶,哪怕能新换几匹瓦……外婆都会感受到党和国家的温暖,老人家觉得政府并没有遗弃她,该有多好啊!

可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得知这个大好消息后,我们四处奔走,从组里、到村里、到乡里,得到的答复和回应主要有以下三个:

  1. ”你外婆新建房子吗?! 不新建房子,要什么钱?!”

  2. ”快100岁了,还有搞的必要吗?!”

  3. ”快入土的人了,能用多少钱?!”

       找了三拨人,别说申请书盖章了,几句话就给挡了回来。当然,在电话的那头,是哗哗啦啦的麻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么,不难推断出,我们的基层干部认为:

  1. 改造就是新建,新建就是改造。

  2. 100岁的人马上要死了,可以不用住房子。

  3. 快死的人,就随他便吧。

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认为呢?

  1.  故意偷换概念。  这不是来扭曲国家的政策文件吗?是出于什么动机呢?是嫌麻烦?还是文化知识不够,不足以理解”改造”这个词?还是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政府别有居心?

  2. 反正快100岁了,反正过了今天没明天,反正说不定还不能写进我的政绩里。

  3. 反正这个人不是我家的老人,反正她没什么依靠,反正她家没什么关系,反正…….反正不跟她搞补贴,也没人找我的麻烦。

那么,县长大人,您一定很好奇,就危房改造这件事,我们的基层干部在忙什么呢?

不错,他们很忙。

除了麻将,他们在忙着给一些房子测量、拍照、调研,这些房子就在生我养我的村子,这些房子我小时每天上学放学都经过,这些房子就像我身体的一个个组成部分,再熟悉不过了。它们,比外婆房屋的房龄要新20倍、面积要大30倍、房屋的主人比外婆条件要好100倍不止……

我们的基层干部,就在忙着这些。

可我的外婆,我快100岁的外婆,我茕茕孑立的外婆,在北风呼啸的寒冬,还住在一个旧时的猪圈改造而成的“房子”里!

居者有其屋,老者有所养。十九大刚刚落幕,习近平主席指出,提高国民幸福指数不该是一句空话。我相信,县长大人,您肯定认同我的观点。

每当听到我的外婆自强自立,从不主动去烦扰政府时;每当我听到我六十多岁的父母,他们为了外婆的事求爷爷拜奶奶,而屡遭鄙视屡遭嫌弃屡遭拒绝时,我的心,就在滴血。

没办法,申请无果,只能走县长信箱这条通道。

如果在2018年春节前还得不到答复,那么,我将诉诸报纸、诉诸电视、诉诸网络、诉诸自媒体,诉诸上一级领导,诉诸天下所有人,哪怕就在我外婆闭眼睛上天堂的前一分钟,我也在所不惜,只要能让外婆在世时能争取到危房改造补贴,能享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!!

最崇高的敬礼!

杨丽丽

201714

 

办理情况
办理进度

关于太浮镇万福村杨丽丽向县长信箱反映

危房改造一事的情况回复

县长信箱并转杨丽丽:

2018年1月5日,杨丽丽向县长信箱反映其亲属黎浓姑住房困难而得不到帮助一事,镇政府接到转来的函件后,高度重视,迅速派员就此事调查、处理,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:

1、黎浓姑基本情况:黎浓姑,女,96岁,住太浮镇万福村烽火墙组,育三个女儿,大女儿祝再英嫁到望城乡杨岗村,小女儿祝幺妹嫁本村上湾组(相距500米),二女儿祝秋兰嫁本村凤凰山组,家庭条件均较优越,具备赡养老人的经济实力。黎浓姑本人充分享受到了国家的各项补助:高龄补助每月100元,养老金每月85元,低保金每月290元,残疾人“两项补助”每月100元等,年收入6900元,基本生活是有保障的。

2、杨丽丽反映问题与基本事实不符。一是并非“从组里到村里到乡里”不管不顾老人住房困难,镇里从未接待过该问题的来信来访,而村里对黎浓姑住房困难非常关心,在2017年2月火灾后迅速出资对该房屋进行了必要的修缮,否则老人将露宿野外,对这点老人的女儿是心存感激的。根据黎浓姑的住房困难,村里2017年年初就已积极协调,建议其寄养到陈二养老院,但老人不同意离开居住近四十年的老房子,也不愿新建住房。二是并非老人“无任何经济来源”,各项补助年收入达到6900元,在子女没有尽赡养义务的情况下是能够满足生活需要的。

3、解决黎浓姑住房困难的处理方法。镇村两级根据其反映的住房问题,提出几套解决方案:首选方案是由村委会与亲属共同做工作,将黎浓姑送入陈二养老院居住,村里也同意解决部分费用;第二方案是黎浓姑与有赡养能力和义务的女儿共同居住;第三方案是按照黎浓姑本人意愿对该房屋进行必要修补,村集体承担修缮费用。我们镇村两级将按国家政策对弱势困难群体给予必要救助。

特此回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太浮镇人民政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1月8日

处理单位:太浮镇
处理时间:2018-01-08
Powered by YXcms 2012-2014 yxms.net Inc.